当前位置: 甘肃女性网 > 格调 > 杂谈 >

情溢黄河水揪心写敦煌 甘肃文学界缅怀著名作家王家达

时间:2016-06-13 23:09 来源:兰州晚报 点击:
 [导读] 原标题:情溢黄河水揪心写敦煌 我省文学界缅怀著名作家王家达 资料照片 甘肃女性网6月13日讯 据兰州晚报报道 (记者 赵武明) 甘肃省作协名誉主席、甘肃省文联原副主席、著名作家王家达于6月11日病逝兰州,享年76岁。王家达的去世是甘肃文坛的一大损失,我省文学界纷纷致电吊 ...

  原标题:情溢黄河水揪心写敦煌

  我省文学界缅怀著名作家王家达

情溢黄河水揪心写敦煌 甘肃文学界缅怀著名作家王家达

资料照片

  甘肃女性网6月13日讯 据兰州晚报报道 (记者 赵武明) 甘肃省作协名誉主席、甘肃省文联原副主席、著名作家王家达于6月11日病逝兰州,享年76岁。王家达的去世是甘肃文坛的一大损失,我省文学界纷纷致电吊唁或发文哀悼。

  王家达,1939年10月生于甘肃兰州。1965年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。历任《甘肃文艺》、《飞天》编辑部编辑,甘肃文学院专业作家,甘肃省文联副主席,专业作家,文学创作一级。甘肃省政协常委,全国第八届人大代表,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理事,甘肃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。

  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,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50年代后期开始业余创作。1984年前一直在《甘肃文艺》和《飞天》编辑部担任小说编辑。1984年7月起从事专业文学创作至今。多年来在全国许多刊物上发表报告文学和中短篇小说百余篇(部),出版长篇报告文学《敦煌之恋》,长篇小说《铁流西进》《所谓作家》,中短篇小说集《清凌凌的黄河水》和《云雾草》。其中《清凌凌的黄河水》翻译到美国、英国和加拿大,《敦煌之恋》翻译到韩国。长篇报告文学《敦煌之恋》获首届鲁迅文学奖、1997年《中华文学选刊》奖、1998年敦煌文艺奖一等奖、2002年首届徐迟报告文学奖、《当代》优秀作品奖,中篇报告文学《天下第一鼓》获1995年中国报告文学奖及1994年《人民文学》银磊杯奖,《大千破壁》获1998年《人民文学》昌达杯奖。

  著名诗人、甘肃省作协名誉主席高平:夜半噩耗传来,草诗一首,以诗代祭:情溢黄河水,揪心写敦煌。黄煌映日月,留取笔意长。家国情怀重,清苦久担当。陇上百花艳,君名有异香。高主席还说,王家达的名字是闪亮在甘肃当代文学史上的一束强光。

  省作协主席、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马步升:家达老师是一个优秀的作家,也是一个优秀的长者,至少在我眼中是这样的。这个时候,我恍然记起,我在中学时,读过一部长篇小说,名叫《铁流西进》,应该就是他的,当面问他,他无声一笑,不说话。他写过许多有影响的小说,比如《清凌凌的黄河水》。给他带来重要荣誉的是报告文学《敦煌之恋》。这是甘肃省第一个拿到鲁迅文学奖的作品。其实,真正显示分量的是徐迟报告文学奖。第一届徐迟奖跨度达二十三年,也就是说,评选对象为全国二十三年间发表的报告文学作品。只有十部作品获奖,甘肃一举拿到两个:一个就是家达老师的《敦煌之恋》。如今,家达老师走了,让我再叫一声您家达老师吧,但愿您在去往天堂的路上听得见。

  省作协副主席、省文学院院长、诗人高凯发来唁电以示哀悼:敦煌之子不老,黄河清水长流。

  作家、诗人、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院长、甘肃省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徐兆寿:2002年,当我的《非常日记》受到一些人批评时,王家达先生找到我说,别管它们,你写你的。那时,我没想过要入作协,很另类,但他要让我入作协,我就入了。我信任他。是否写过申请我已忘了。后来,又是他推荐我入中国作协。他也许忘了对我的帮助,可我未曾忘记。近些年来,听说他病了,常想去看看他,可总是联系不到他,没想到竟成了遗憾。他的小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《所谓作家》。小说虽然也有缺憾,但我是一口气读完的。甘肃作家一直没有像张贤亮、陈忠实那样的大树,我希望他是。他的作品中有一股浩然正气,有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和担当意识,行文且中气十足,我觉得他还能写,且能写一部《白鹿原》一样的大著。可现在成了遗憾。希望他的正直、批判的勇气能激励我们这些活着的作家。希望我们能够实现他的夙愿。

  著名评论家、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杨光祖:王家达是享誉西部的著名作家。他为人低调,不事张扬,平日深居简出,不喜交际。孙犁劝作家要背对文坛,面向文学,王家达先生可以说做到了。王家达的语言优美抒情,那种纯净的飘着田野气息的语言,那种小溪般潺潺流动的语言,真的可能是一种天赋。单就语言看,王家达是一位天真的灵性的作家,他的语言就是一条山间的小溪,是一种诗的语言。从《清凌凌的黄河水》到《敦煌之恋》一直到现在的《所谓作家》,我们能看出一个优秀作家的人生轨迹,这个轨迹的核心并没有什么变化,就是高扬人性的善,贬斥恶。

  家达老师

  马步升

  6月11日18时10分,兰州突降大雨,全城还沉浸在刚刚结束的兰马赛的喧嚣中,又听到了王家达先生去世的噩耗。

  我将家达称之为老师,不是狭义上的称谓,我并没有在他门下聆教过。然而,家达确实是我的老师,我必须这样称呼他。他是担任过甘肃省作家协会主席的,那时候,见面,我没有叫过他的官衔,也没有叫过王老师之类。当然,更没有直呼其名,因为他是长辈。我这样称呼他,最切要的原因,他是我的导师雷达先生在兰州大学读书时的同班同学,以后有了个人交往后,他又像老师那样影响过我。

  我与家达老师正式交往的时间大约在1999年的春天。那时,我定居兰州快一年了。此前的1996年春天,我是见过家达老师的。我来兰州领一个奖,会上见过一面。家达老师向来话少,多熟的人,好半天不说一句话。我的话向来多,让别人烦是一定的,其实更烦我的是我自己。那次领奖,我就是没话说。那时候,我还在庆阳工作,在北京飘零四年,刚回原单位一年。当时的庆阳到兰州是要在山路上颠簸一天半,乃至两天时间的。所以,庆阳人除了开会,几乎所有的活动都是就近到西安去。我和西安没有什么联系,和任何地方都没有什么联系。我生性就是一个落落寡合,从不主动与人联系的人。在甘肃文坛,除了和少数几个人有点神交以外,再无任何交往。

  那一天,开会的地点在兰州大学,会期一天。据说,是家达老师点名要我参加的。不料,我却走不开,省上一个重要领导要来单位调研,单位指定我发言。下午,我横穿大半个兰州城赶到兰大。此时,下午的会已经开了。家达老师的脸色很冷,说你就是某某某啊,我说我是某某某,他说你早上干啥去了不来开会,我说了缘故。会场气氛显得有些紧张。但我知道家达老师是我导师的同学,他虽不知道,但我必须要像尊敬导师那样尊敬导师的同学。我勉强坐下,家达老师忽然说,刚读了你的长篇散文《故乡天下灾荒》,写得真好,一个年轻娃娃能写出这么好的东西,不得了。在场的几位前辈都一片声附和。那时候,我和现在一样浅薄,谁夸我文章写得好,我就高兴。我当即就高兴了。随即,家达老师让我发言,主题是讨论甘肃文学的发展情况。事先,我没有任何准备,也不知道这个会的议题是什么,只是来看看。既然让我发言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我其实对甘肃文坛状况门儿清,记性好嘛,看了就能记下,看的又多又全面,口才也不算差。略略说一些大好形势后,话锋一转,大谈各种不足,也涉及到在场的几位前辈,我也丝毫不打算给谁面子。然后,又说到文学界的领导问题,我批评这些领导,对别的作家,尤其对基层作家的创作情况漠不关心,甘肃的文学传播窗口本来就极其有限,别的作家获得荣誉你们一声不吱,你们出去溜达一圈都不忘了大肆宣扬,文学窗口成了你们的起居注了,甘肃文学本身底子薄,一代代年轻作者被耽搁了,甘肃文学还能有什么未来?

  仅过了几天,家达老师电话说,你那天的发言很好,切中要害,接着说作协有一个采风活动,问我愿不愿参加。我说愿意。此后,差不多的采风活动,差不多的文学活动,家达老师都要求我参加。在一次次活动中,我也学到不少东西。他的话还是那么少,但他允许我们这些晚辈胡说八道。家达老师的长篇小说《所谓作家》出版后,要在兰州开研讨会,他希望我准备一个比较扎实的发言稿。和参加任何人的作品研讨会一样,没有因为他是主席,我就不批评了。我对这部作品的优点说的很充分,缺点也说了不老少。对于我的发言,家达老师一边认真记录,间或也表示认同。

  一个长者的形象于此在我面前树立起来了。

  家达老师好像也是一个落落寡合的人,担任作协主席时,除了在有关文学活动上能看见他外,平时很少能看见。我基本上不给人打电话,当然也不去叨扰他。个人有个人的生活习惯,尊重一个人的生活习惯,本身就是最重要的尊重。家达老师退休后,更见不着他人了,关于他的消息,一是来自同行,一时来自媒体。他很少与人来往,也很少在媒体露面,关于他的消息便也很少。有时担任省内文学奖评委,评委会往往将我和家达老师分在一个组,或是他要求的,或是偶然的,他一般担任组长,我一般担任组员。每次开评后,家达老师都要对我说,你年轻,是作家,又是评论家,我看不动了,你给咱多看些,看认真些,你把你的看法提前给我说说就行了,我相信你。

  呀,驻足一想,居然有许多年没有见过家达老师了啊!居然想不起来了。这日子咋过的嘛!

  悼念王家达

  雪漠

  王家达走了。

  6月5日,我还专程赶往兰州,在甘肃省第三人民医院看过他。我看到的王家达,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风采,他骨瘦如柴,手和脚都变得漆黑,摸上去冰凉冰凉的,但是头脑非常清醒。见到我,他伸出了手,我们握了手,他还向我表示了谢意。我向他转达了雷达老师的问候,雷达老师没法与我同行,就嘱托我,一定要代他向王家达问好。

  王家达得病的消息,很多人都不知道。他只通知了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,他一再叮嘱身边的人,要是他去世,第一时间通知雪漠。我得知这消息时,正在重庆,就放下诸事,去看他。我问他,还有哪些事,需要我跟朋友们办?我问过多次,他只是摇头。

  他去世的消息一经传出,好多朋友不信,都发短信来问我。其实,去年我就知道他得病了,还跟作家张弛等人去他家看他。那时,他的病已经很重了,刚做完化疗的他,已是骨瘦如柴,脸也变形了,但那时他还能走动。我劝他,趁还能走动,要不要到南方转一转?他说不了。当时,他正在吃中药疗病,不方便外出。

  你根本无法想象,曾经是甘肃省文联副主席、甘肃省作协主席,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和身份的他,竟然过得很清贫。多年间,每次去他家,我见到的总是一张桌子,一张单人床,还有一张破旧的寻常沙发,他平日里老是睡在单人床上。便是那张单人床,也很是简陋,是门板和床头搭在一起的那种,现在很少见了,想不到,他一直用到了去世。在他家里,我甚至没有看到书柜,也许在另外的房间里吧!我见过的很多朋友,哪怕是一般的市民人家,也远比他家富足。所以,每次见到他,我的心情总是很沉重,也会在他困难时力所能及地帮助他。

  王家达是甘肃省文学界举足轻重的人物,他的报告文学《敦煌之恋》获得了鲁迅文学奖,其长篇小说《所谓作家》也是一部力作,《清凌凌的黄河水》等中短篇小说,也赢得了广泛好评。像他这样的老作家,如果谋私利的话,是绝不会如此清贫的。要是他写一些通俗畅销的书,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困顿,但他一直坚守着自己的文学信念。

  王家达在职的时候,扶持提携了很多青年作家,我也是其中之一。当初,我的《大漠祭》刚出版时,他就利用各种机会向别人推荐,还顶住压力开了研讨会。后来,他更专门写信给雷达老师,向雷达老师推荐《大漠祭》。在雷达老师的力荐下,《大漠祭》才终于被全国读者所熟知,并获得了很多奖项。同时,他还向当年的省文联书记张炳玉推荐了我,希望能改善我的生存环境和写作环境。在见到王家达之前,我只是武威的一个小学老师,在他和张炳玉等文联领导的支持和帮助下,我才成了省上的专业作家。所以,我一直说王家达是我文学路上的贵人,和雷达老师一样,直接改变了我的命运。在这个时代,像他这样优秀的老作家竟然过得如此清贫,实在让人感到遗憾。

  有媒体采访我,请我谈谈对王家达的印象。我趁机提出了几点建议:第一,希望有关部门能编辑出版《王家达文集》,给这位优秀的老作家一份应得的尊重和支持。对甘肃文学界来说,这是一件意义深远的事;第二,我希望能建立老作家的生活保障制度,对王家达这样做出巨大贡献的老作家——尤其是在他们生病、困难的时候,在生活上给予一些必要的、特殊的照顾;第三,我希望能建立一个以王家达命名的纪念性奖项,奖励扶持甘肃的那些青年作家,把王家达扶持青年作家的精神传承下来,弘扬开来,这对甘肃文坛来说,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。

看过此文的还看过:
(责任编辑:captain)
    TAGS:王家达
    • 美图
    • 今日推荐
    • 点击排行
    声明:甘肃女性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若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客服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内处理。
    关于我们 - 公司动态 - 联系我们 - 招聘信息 - 友情链接 - 广告服务 - 版权声明 - 网站建设
    Copyright © 2013 gslady.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女性网 版权所有 网友交流群:218266537